1. <div id="s2u4a"></div>

              1. <div id="s2u4a"><tr id="s2u4a"></tr></div>
              2. <dd id="s2u4a"><legend id="s2u4a"></legend></dd>

                      1. <div id="s2u4a"></div>

                          1. <div id="s2u4a"><tr id="s2u4a"></tr></div>
                          2. <dd id="s2u4a"><legend id="s2u4a"></legend></dd>

                          3. 燕赵风采排列7

                                  1. <div id="s2u4a"></div>

                                      1. <div id="s2u4a"><tr id="s2u4a"></tr></div>
                                      2. <dd id="s2u4a"><legend id="s2u4a"></legend></dd>

                                      3. 行業資訊-天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互助保險監管細則呼之欲出

                                        “互助保險的組織形式與商業保險公司差異很大,我們正在著手制定監管細則。”中國保監會發展改革部相關人士近日在北京舉行的“農機風險管理與保險發展課題成果論證會”上表示。  

                                        據了解,在商業保險公司的身影“無處不在”的當下,互助保險在一些行業仍然是主流保險形式或是必要的補充。比如,交通部下屬的中國船東互保協會、全國總工會有職工互保部門。  

                                        在“三農”方面,互助保險有黑龍江陽光農業相互保險公司、浙江省寧波市伏龍農村保險互助社、農業部下屬中國漁業互保協會以及一些省級農機監理站與江泰保險經紀公司聯合試點的農機互助保險。  

                                        目前納入保監會監管的互助保險只有陽光農業相互保險公司以及伏龍農村保險互助社。據上述人士透露,日益壯大的互助保險已經引起了保監會高層的重視,互助保險監管制度制定已經納入保監會發展改革部2014年重點工作事項,并將適時公布監管細則。

                                        被逼出來的互助保險   

                                        農機互助保險突破了商業保險保不起、農民買不起怪圈   

                                        行學敏是陜西農業機械安全協會的秘書長,在論證會上做農機互助保險經驗推介的時候,偶爾會冒出一兩句陜西話。陜西省農機互助保險已經試點5年,發展到2.5萬余名會員,828萬互助金。“長這么大了,還像個沒娘的孩子,期待國家有部門監管。”行學敏接受《農村金融時報》采訪時表示。  

                                        5年前,也是從陜西趕赴北京,當時他是以陜西省農機安全監理站站長的身份到農業部反映基層情況。因為費率難以確定,商業保險公司不愿按照國家《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的拖拉機交強險的價格承保,導致農機安全監理部門不能履行職責,辦理農機年審、年檢、新車上牌、辦證等法定手續遭遇困境。因為按照新規定,從事運輸作業兼用性質的拖拉機不買交強險不能上牌辦證。  

                                        農業部對應部門的一位工作人員聽了情況,對行學敏表示,新規定是為了保護被農機事故傷害的第三者的權益,維護社會和諧穩定,只能依法執行。農機保險能否突破商業保險保不起、農民買不起怪圈?帶著這個疑問,這位工作人員給行學敏推薦了江泰保險經紀公司國土農林風險部總經理郭永利。  

                                        從事互助保險研究的郭永利聯合江泰農業保險專家組經過調研,很快提出解決方案———在省農機局安全監理系統的主導下,成立省農機安全(互助)協會,江泰保險經紀公司提供專家管理幫助,共同開展農機風險互助保險。  

                                        互助遭遇“中國式”尷尬   

                                        現在的問題是誰來認定我們這個協會是互保組織 。

                                        “我們充分借助農機監理這個系統,大大降低了展業成本。”郭永利對記者表示。此外,互助保險的特點是投保人既是保險人又是被保險人,不存在賠不起的問題,有多少賠多少。如果互助金有盈余,滾動到下一年度繼續使用,還是會員的資產。省農機安全(互助)協會和江泰保險經紀公司的定位是互助保險的組織者,從互助金中獲取一定的服務費以覆蓋運營成本。  

                                        據介紹,江泰互助保險模式目前已經在陜西、湖北、湖南三省全覆蓋,明年海南有望加入試點。有了農機安全協會,首先協會組織會員向商業保險公司集體投保拖拉機交強險,“抱團”后解決了單個農民投保難、保險公司不愿保的問題。然后,協會進行農機互助險研發,從農民的負擔能力和保險要求出發,量身定做了農機駕駛操作人員險、機身損失險和第三者責任險等保險產品以及安全管理、事故救援、配件維修等增值服務。  

                                        行學敏表示,有了農機互助保險,農機監理站也有了工作抓手,與農民的關系也和諧起來。據介紹,農機監理站有安全服務這個職責,但是之前工作人員不知道哪里出現了事故,現在有了保險,事故都凸顯出來  

                                        然而,這樣一項為農民解決問題的互保組織卻一直遭遇“中國式”尷尬。行學敏介紹,剛開始試點的時候,擔心的問題是能不能干。直到今年3月份,《農業保險條例》實施,規定互保組織與商業保險公司都是農業保險的經營主體,這才讓農機安全互助協會有了“名分”。

                                        “現在的問題是誰來認定我們這個協會是互保組織。”行學敏說。據介紹,陜西省民政部門社團備案的時候,不收金融相關的資料。陜西保監局聽取情況介紹,可以備案,但是不知怎么監管。陜西農業廳擔心風險,也不愿入險。  

                                        行學敏找這些部門來監管處處碰壁,但是也有一些部門讓他看到希望。陜西省財政廳已經認可農機互助保險是惠農手段,對保險進行財政補貼。陜西省委調研室到基層調研后,寫報告認同農機互助保險。

                                        如何監管尚有爭議   

                                        談及償付能力的時候,幾位農業保險專家紛紛發言反對   

                                        “保監會找不到相關條文,沒有相關部門來監管。”郭永利表示。據記者了解,此次農機互助保險的論證會邀請了保監會財產保險部和發展改革部,但是只有后者相關人士出席,這意味著保監會對哪個部門來監管互助保險已經明晰。  

                                        上述保監會發展改革部人士也表示,已經到各個互助保險組織走訪調研,下一步要著手制定詳細的監管制度,包括行政許可、償付能力、治理結構以及財務管理等多個方面。  

                                        然而,談及償付能力的時候,與會的幾位農業保險專家紛紛發言反對。原中國人民保險公司農村保險部經理劉恩正表示,不能用商業保險的方式來監管互助保險。互助保險互為保險人,沒有資本金,不以盈利為目的,所以不存在償付能力問題。  

                                        農業保險專家朱文稱,沒有辦法計算償付能力,但是不能沒有風險準備金。監管要從維護會員權益、控制風險為出發點,對保險條款、險資管理和服務質量等方面進行監管。